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最新 > 海外投资
【智库报告】战后重建亟待海外投资,中国成阿
发布日期:2017-06-21 13:35 浏览次数:

由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北京大学国家战略传播研究院、全球化智库、东西方研究所联合主办、凤凰国际智库作为独家媒体智库支持的“2017一带一路与区域合作暨阿富汗重建论坛”于2017年6月15日在京举行。凤凰国际智库国际政策分析师柯伊娜(Cristina V. Font Haro)受邀出席发言,并发布《中国企业对阿富汗直接投资研究观察》。

【智库报告】战后重建亟待海外投资,中国成阿

2003年阿富汗开始进行战后重建以来,阿富汗政府一直高度重视吸引外资以发展本国经济。阿富汗政府对外资实行国民待遇原则,政府成立了阿富汗投资促进局(AISA)为外资在阿富汗的投资提供政策咨询和相关帮助。2016年阿富汗投资促进局启动了“投资阿富汗国家计划”,希望进一步加大外资的吸引力度,加快阿富汗的经济增长。根据阿富汗投资促进局和联合国贸发会议发布的《2016年世界投资报告》的相关数据,从2003年到2015年间,共有2822家外资企业在阿富汗注册,累计投资金额为18.2亿美元,占到国内总投资额的17.8%。2015年,阿富汗吸引外资流量为17.5亿美元。外商投资的重点领域集中在能矿、建筑、航空、电信、媒体和第三产业,对加工制造业和农业的投资非常少。

中国企业从2003年阿富汗战争结束后就开始参与到阿富汗战后重建的过程中,中国已经成为阿富汗吸引外资最重要的来源国之一。根据商务部发布的《2015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统计公报》中的数据,截止2015年,中国企业在阿富汗投资的存量约为4.2亿美元,占比达到了2003年-2015年,阿富汗吸引对外投资的近四分之一。根据商务部发布的《阿富汗对外投资合作国别(地区)指南》中相关信息,目前在阿富汗进行投资的共有10家中资企业,其中以国有企业为主,占到了三分之二的比例。阿富汗的中资企业在当地的经营业务主要是能源、矿产开采,基础设施工程承包,通讯工程建设以及甘草产品生产。2003年,来自新疆的民营企业新疆国际实业投资公司以合资的方式在阿富汗投资设立的阿富汗-中国甘草制品有限公司,是战后最早到阿富汗进行绿地投资的案例之一。接下来,本文将分别介绍中资企业在阿富汗投资的主要领域和投资方式,以及阿富汗未来近一步吸引中资企业赴本国投资面临的问题。

表一:阿富汗主要中资企业及其投资领域

企业名称

 

投资领域

 

企业名称

 

投资领域

 

中石油-瓦坦石油天然气阿富汗有公司

 

石油天然气开采

 

中国十九冶集团有限公司(阿富汗)

 

建筑工程承包

 

中冶江铜艾娜克矿业有限公司

 

铜矿开采

 

中国电力工程有限公司(阿富汗)

 

电力工程承建

 

中铁十四局集团有限公司(阿富汗)

 

道路、桥梁工程承包

 

新疆北新路桥建设股份有限责任公司

 

道路、桥梁工程承包

 

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阿富汗)

 

通信工程承建

 

阿富汗-中国甘草制品有限公司

 

甘草生产

 

华为技术有限公司(阿富汗)

 

通信工程承建

 

中国路桥工程公司阿富汗分公司

 

道路、桥梁工程承包

 

图一:2013-2015年中国企业在阿富汗投资流量(单位:万美元)

【智库报告】战后重建亟待海外投资,中国成阿

图二:2013年-2015年中国企业在阿富汗投资存量(单位:万美元)

【智库报告】战后重建亟待海外投资,中国成阿

一、中资企业在阿富汗的投资与工程承包概况

(1) 中资企业在阿富汗采矿业的投资

包括石油天然气和各类金属矿产的采矿业可能是未来阿富汗最有可能大规模吸引外资的领域之一,同时也是中国企业目前在阿富汗最主要的投资领域。阿富汗是一个矿产资源非常丰富的国家,并且资源基本上处于未开发的状态。根据阿富汗政府的信息,目前阿富汗已经发现有1400所处矿藏,能矿资源价值超过3万亿美元,国内重要的矿藏包括艾娜克铜矿、哈吉夹铁矿、巴米扬煤矿、阿姆达利亚油气田等。由于国内安全局势的持续动荡,发展采矿业所需的配套基础设施极为落后,以及矿产业领域投资的法律不够健全,阿富汗政府在采矿业吸引外资的步伐并未达到预期的进度,目前已经完成的三个重要能源矿产开发项目的外资引进,包括中冶集团和江西铜业的联合体中标的艾娜克铜矿,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中标的北部油田,以及由印度和加拿大公司中标的哈吉夹克铁矿项目。2008年和2011年是中国企业在阿富汗投资流量最高的两年,原因正是中国公司中标了上述两个大型能源矿产项目。

位于阿富汗卢格尔省的艾娜克铜矿已探明铜矿石总储量为7.05亿吨,铜金属量是1100万吨,被认为是世界上尚未开采过的最大的铜矿之一。艾娜克铜矿是阿富汗政府在战后引进外资的第一个大型能矿项目,在世界银行的监督下通过公开竞标的方式引进战略投资者,最终由中冶集团和江西铜业组成的联合体竞标成功。中冶集团和江西铜业按照75%和25%的股份分配在阿富汗设立了中冶江铜艾娜克矿业有限公司负责开发艾娜克铜矿和巴米扬省的部分煤矿。该项目预期的投资总金额将达到超过30亿美元,包括建设与铜矿相关的铁路、炼铜厂、发电厂等配套设施,预计能为当地民众带来上万个就业岗位。2008年5月,艾娜克铜矿合同正式签订,并开始推进项目进程。然而,阿富汗逐步恶化的安全环境,政府在配合项目开展的村庄搬迁,土地征用和扫雷等工作上进展缓慢,直接导致了艾娜克铜矿项目的停滞,中冶集团和江西铜业在2012年后基本上停止了对该项目的投资,并且评估阿富汗当前的条件很难继续将该项目开展下去。与此同时,中冶江铜艾娜克矿业公司也在与阿富汗政府展开谈判,希望能够修改合同细节减少缴纳给阿富汗政府的特许经营费,并不再建设电厂和炼铜厂,推迟铁路修建。

2011年阿富汗政府与外国企业签订了战后第一个石油开采协议。根据该项协议,中石油与阿富汗瓦坦集团按照30%和70%的股份组成合资公司联合勘探和开采阿富汗北部阿姆河盆地附近的三处油田,开采期限为25年。相比于阿富汗安全形势混乱的南部,阿姆河盆地位于北部乌孜别克族和塔吉克族聚居区,基本上没有塔利班的活动,因此安全环境相对较好。根据中石油与阿富汗政府签订的合同,除了按股份比例与瓦坦公司分成的效益收入,中石油还将向阿富汗政府支付15%的开采税,并将以利润的30%作为企业所得税,同时在当地投资4亿美元修建一座炼油厂。如此优厚的条件使得中石油在与来自英国、澳大利亚和巴基斯坦的三家公司竞争中成功中标。在2012年该项目正式启动后,就曾多次遭到当地武装组织的威胁,一度影响力项目进程。

事实上,不仅是中资企业在阿富汗投资的两个大型能源矿产项目遭遇了一些列问题而进展缓慢,阿富汗政府完成的另一个矿产领域外资项目在完成竞标后,至今还没有进展。2010年,由印度和加拿大多家公司组成的联合体获得了哈吉夹克铁矿项目的开采权,当时还有来自沙特、中国、哈萨克斯坦等国的企业参与竞标,竞标过程的公平性一度受到质疑,认为印度公司是凭借与前政府官员的良好关系而获得了开采权。目前,有消息称印度公司可能会选择放弃自己已经获得的哈吉夹克铁矿项目。

(2) 中资企业在阿富汗工程项目承包业务

阿富汗作为世界银行评定的最不发达国家之一,也是世界上接受国际援助最多的国家之一,尤其是在2003年开始阿富汗战后重建以后。2002年-2015年,国家社会正式向阿富汗承诺的援助为976.8亿美元,实际支付了770.8亿美元,其中美国、日本、德国和英国是援助阿富汗最多的国家,中国政府也在2001年阿富汗临时政府成立后就对阿富汗开始了大量的援助,近年来援助力度不断加大。除了各国政府对阿富汗的援助,来自多边发展援助机构的发展援助也是阿富汗政府进行战后重建和经济发展的重要资金来源。承包建设相关援助项目工程是中国企业赴阿富汗开展业务的另一个主要途径。

尽管在收益上与能源矿产开采差距较大,但工程承包项目的收益较为确定,风险相对较小。从2004年到2012年,广东新广国际集团和江西水利水电建设公司分别承担了中国援助阿富汗帕尔水利修复项目的一、二期工程。2014年,中国十九冶集团公司完成移交了中国政府援助阿富汗喀布尔大学建设的中文系教学楼和招待所项目。除了承包建设中国政府援助阿富汗的工程项目,中国企业也多次在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援助阿富汗的工程项目中成功竞标。中铁十四局集团公司是最早在阿富汗开展工程承包业务的中国企业之一,截止今年已经中标了16个项目,最新的项目是中国政府援助建设的阿富汗国家技术学院建设。此外,中铁十四局承担了由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为阿富汗政府提供贷款建设的昆都士公路,贾拉拉巴德公路、图克汉姆海关大楼、安-卡公路和梅丹沙-巴米扬公路等等多个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新疆北新路桥建设和中国路桥工程公司也曾承担了亚洲开发银行为阿富汗政府提供贷款的公路建设项目,分别是价值1.1亿美元的喀布尔至贾拉拉巴德公路项目萨帕里和舒尔和路修复、重建工程和巴米扬-萨曼甘公路修复及相关改造项目。

来自中国的两大通信设备供应商中兴通讯和华为也在阿富汗设立了代表处,承接当地的通信工程建设项目。中兴通讯曾经在阿富汗承揽国家光纤骨干网建设项目,包含铺设3131公里光缆和建设70个基站,是阿富汗最大的传输网络工程。

二、中国企业对阿富汗投资的前景与阻碍

上一部分我门对中国企业对阿富汗投资的现状进行了分析,这一部分我们将关注中国企业在阿富汗投资的前景和加大投资力度所面临的主要障碍。根据上一部分中国企业在阿富汗投资领域的具体案例,我们可以看到阿富汗动荡的安全形势是阻碍外商加大在阿富汗投资的最主要因素,同时阿富汗经济发展结构可能会影响其吸引外资的多元性。阿富汗中央政府虽然成立了阿富汗投资促进局并制定了多个促进外商投资的法律法规,但阿富汗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以及地方部落、武装组织之间复杂的关系,可能使得阿富汗中央政府主导引进的外商投资项目在各地方落实过程中面临诸多挑战。

(1) 在阿富汗投资的高安全风险

2003年阿富汗开始战后重建的初期,国内的安全形势曾经一度转好,然而被推翻的塔利班政权很快便卷土重来,与阿富汗政府军和北约部队展开作战,使得阿富汗的安全局势再次急转直下。2008年,奥巴马成为美国总统后曾经希望通过增兵的方式,加快阿富汗问题的解决,迫使塔利班回到谈判桌与阿富汗政府展开和平谈判。2010年到2012年间,美国虽然在阿富汗保持了10万以上的作战部队,但塔利班凭借着巴基斯坦和阿富汗边境地带的藏身之处,在作战中可以灵活进退,以至于美军在与塔利班的作战中难以实现决定性胜利。塔利班在巴阿边境的藏身之处往往是美军和阿富汗政府军部队难以企及的,并且主要位于巴基斯坦境内。奥巴马政府在没有实现最初目标的情况下于2014年完成了在阿富汗的大规模撤军,之后美军驻阿部队只保持在数千人的水平。美军的大规模撤军再次使得阿富汗的安全环境恶化,并且“伊斯兰国”的势力也开始积极向阿富汗境内渗透,不断制造恐怖袭击事件,加剧了阿富汗的人道主义危机。而2012年后,中国企业在阿富汗的投资流量也处在逐年下降的水平。

中国企业在阿富汗投资的过程中遭遇过多次袭击,并时常面临着潜在的安全风险。2004年6月10日,正在承担世界银行援助的阿富汗昆都士公路项目的中铁14局驻地遭遇了一次严重的袭击事件,10多名不明身份的武装分子在凌晨闯入营地开始进行射击,共有15名中国工人中弹,造成了11人死亡。“六·一零惨案”是中国企业在阿富汗遭遇的最严重的一次安全事件,反映了工程承包项目项目在当地开展作业面临的严重的安全风险。因此为了保障中国工人在阿富汗施工的安全,工程项目的开展往往会因为安全威胁而延误,这也成了中国工程承包企业在阿富汗开展业务的主要不利因素。由中国新疆北新路桥集团公司承建的喀布尔至楠格哈尔省首府贾拉拉巴德第二条公路项目就遭遇了这样的问题。该项目由亚洲开发银行提供资金,北新路桥中标建设,工期为2014年4月到2017年4月,合同金额1.1亿美元。然而,楠格哈尔省持续恶化的安全形势使得项目工期一再延误,由于一些恐怖组织和武装组织频繁在道路沿线经过的部分村庄活动,致使负责为施工队提供安全保障的阿富汗军警都不敢贸然前往,使得中国施工队更加无法顺利发展施工作业。

(2)阿富汗尚不具备大规模绿地投资的可能性

在上一个部分我们已经介绍了,能源与矿产领域的丰富资源可能是阿富汗未来吸引外资的重要有利条件,阿富汗政府开展的大型外资项目也正是在这一领域开展的,但目前对中国企业而言尚不具备大规模在阿富汗进行采矿业绿地投资的可能性,阿富汗落后的基础设施,安全环境和中国近年来在采矿业投资并购的需求下降是主要原因。

根据商务部发布的《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公报》中的数据,近年来中国企业在矿业领域的投资和并购比之前有较大幅度的下降。原因之一就是,经过二十多年的海外矿业资源领域投资并购,中国企业在海外已经积累了相当数量的矿产权益资源,并且正在加快实现成功开采的速度,由矿产权益转化为现实的生产能力。因此,相比于之前中国企业积极通过投资并购获取海外矿产权益资源,当下中国企业如何经营好拥有的海外矿业资源,顺利实现生产和盈利是一项面临的重要问题。因此,阿富汗丰富的未开发矿产资源对中国企业的吸引力可能会有所下降,加上艾娜克铜矿项目和中石油瓦坦北部油田项目开展并不顺利,没有发挥示范效应的作用,对于投资收益和顺利生产的考量使得当前的阿富汗可能并不是一个理想的采矿业投资目的地。

通过上述分析,我们可以看到中国企业大幅提升对阿富汗直接投资的时机目前尚不成熟,尤其是短期内阿富汗安全形势难以有根本性好转的可能,并且阿富汗的相关产业发展对中资企业的吸引力有限。2012年中国开始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后,阿富汗是少数几个中国企业对外直接投资存量和流量都在下降的国家。尽管在阿富汗进行绿地投资的难度很大,但阿富汗政府在国际社会援助下开展的一系列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将会在未来继续为中国从事工程承包业务的企业带来进入阿富汗开展业务的机会,并且工程承包的模式在经营收益的风险上要远远小于在阿富汗开展绿地投资。

附录:主要中国企业在阿富汗投资情况概览(2003-)

公司

 

起始年份/投资地

 

公司性质

 

中方母公司(性质)

 

项目内容

 

项目近况

 

中石油瓦坦石油天然气阿富汗有限责任公司

 

2011年/萨力普省

 

合资企业(收入分成:阿富汗70%;中国30%)

 

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中央企业)

 

联合勘探和开采阿富汗北部阿姆河盆地的三处油田,投资4亿美元兴建一座炼油厂,期限为25年

 

阿富汗政府在2001年后签订的首个大型石油开采协议。从2012年开始动工,曾受到当地武装分子的袭扰

 

中冶江铜艾娜克矿业有限公司

 

2008年/卢格尔省

 

中冶集团(75%)和江西铜业(25%)投资联合体

 

中冶集团(中央企业);江西铜业(国有企业)

 

开采艾娜克铜矿,计划建设期为5年,投资总额43.9亿美元

 

项目目前进展较为缓慢,收到当地安全形势恶化影响明显,中方希望与阿政府修改协议,减缓基础设施建设项目

 

中铁十四局集团有限公司

 

2003年/昆都士省,楠格哈尔省

 

工程承包项目(项目资金来源主要为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发展援助)

 

中央企业

 

昆都士公路、贾拉拉巴德公路、图克汉姆海关大楼、安-卡公路、梅丹沙-巴米扬公路

 

昆都士省项目曾收到恐怖袭击的威胁,11名中国工人死亡

 

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

 

2006年

 

工程承包

 

国有企业

 

国家光纤骨干网建设,涉及3131公里光缆,70余个基站

   

中国十九冶集团有限公司

 

2012年/喀布尔

 

中国援助阿富汗工程项目

 

中冶集团(中央企业)

 

承担阿富汗喀布尔大学中文系教学楼及招待所项目建筑计划

 

2014年项目已经完工,正式移交给阿富汗喀布尔大学

 

新疆北新路桥建设

 

2013年/喀布尔,楠格哈尔省

 

工程承包

 

隶属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

 

建设喀布尔至贾拉拉巴德公路项目萨帕里和舒尔和路修复、重建,价值1.1亿美元

   

中国路桥工程有限责任公司阿富汗分公司

 

2017年/巴米扬省

 

由亚洲开发银行提供资金

 

中国路桥股份有限责任公司(央企)

 

巴米扬-萨曼甘公路修复及相关改造项目,中标金额2.05亿美元

 

目前项目进展保持顺利,是近年来中国企业在阿富汗最大的投资,工期三年

 

阿富汗-中国甘草制品有限公司

 

2003年

 

合资企业

 

新疆国际实业投资公司(私企)

 

公司注册资本30万美元,从事生产甘草

 

已经投产

 

http://www.wm927.com/hgty.html



上一篇:FX168全球投资市场蓝皮书:海外房产“五星榜” 下
下一篇:海口日报数字报·海口网